1. 首页
  2. 视觉
  3. 插画

音乐与几何图案之间隐藏着奇妙关联

音乐与几何图案之间隐藏着奇妙关联

萨马·马拉(Sama Mara)和李·韦斯特伍德(Lee Westwood)的作品《隐藏的秩序》(A Hidden Order)布满伊斯兰传统地砖一样的神秘几何图形,虽然画面已经足够出色,但这只是这个双人组项目的一小部分。得益于马拉的几何学、艺术背景和韦斯特伍德的音乐背景,作品中层层叠叠的四边形、六边形、八边形为其实是背景音乐同步、精密的视觉呈现。

来源:thecreatorsproject.vice.cn

音乐与几何图案之间隐藏着奇妙关联

六边形(1)乐器:长笛、英国管、沙铃、低音鼓、大提琴,173 x 100 cm,喷绘。2013-2014

“我们使用一款特别定制的软件,萨拉输入能使声音和图像互相转换的命令,我们就把音乐变成了相应的几何图形,赋予音乐可见的形式。”韦斯特伍德对创想计划说。“有了电脑程序让我们就可以创造出作品的数字版本,以后可以分解成单独的帧用来制作短片,或者做成高分辨率的完整图像然后专业打印出来用在最终的作品之中。”

马拉又解释了作品中的图形是如何组织的:“在《隐性的秩序》中,时间被转换成空间,因此音乐变化的动态现在体现在空间当中;作品中有时图案稀疏、图形简单,有时纹理复杂和色彩丰富,都是直接从音乐表演变化的复杂性和动态性中体现出来的。”

在开始阶段,十件音乐作品综合在一起成为长笛、英国管、马林巴和打击乐器、大提琴的混合作品。一旦作者决定使用哪种几何图形——四边、六边或八边,就决定了音乐的拍号。“六边对称图形总是每小节12拍,而四边形是4拍或8拍。”韦斯特伍德说。

音乐与几何图案之间隐藏着奇妙关联八边形(2)乐器:长笛、英国管、马林巴、大提琴,80 x 80 cm,喷绘。2013-2014

作曲完成或录制后,经过萨马特别的电脑程序处理,转换成几何图案并打印。有的长作品要根据“主题”分开,避免因为时间太长而使画面过于混乱。那他们究竟是如何组织这么多元素的?颜色、音色、歌曲、图案有无限中组合的方式,怎么能保证最终结果令人满意呢?

根据韦斯特伍德的介绍,这是长期学习研究和敏锐的观察的结果。“在这次展览之前做工作坊的那几年中,我们学了很多声音和图案的关系,以此为基础写成了现在用的音乐”,韦斯特伍德说。“例如,重复的音乐在视觉上更强,变化的旋律产生的视觉有时不太好。

音乐与几何图案之间隐藏着奇妙关联五边形(3),片段2,乐器:长笛、英国管、马林巴、大提琴,40 x 40 cm. 喷绘。 

“有时一件很好的音乐作品视觉画面不好,这很让人扫兴,反之亦然。”但实验也是值得的,“就像现场表演一样,每次演出都不同,通过一层层复杂的图案,每幅作品都为观众呈现出几何的美。 

优酷视频:《隐藏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