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廊
  3. 手机摄影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用黑白去描摹一座城市的精髓。土耳其摄影师帕里·多科维克刻意夸大了黑白影像中的颗粒效果,让原本五光十色的都市,无论是地铁、街道或是刺眼的阳光都充斥着粗粝质感,带给人们一种新的视觉体验。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在帕里的黑白摄影中,他受到土耳其摄影师居莱尔以及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影响。前者影响了他的拍摄主题——街头纪实,后者则影响了他的作品基调——拥有“天鹅绒般的质感”的暗色调。但是与前人不同的是,帕尔的黑白作品不似居莱尔般带有地中海式的怀旧感,也不似卡拉瓦乔般对颜色的浓郁运用。帕尔在个人风格上与他们相去甚远,他的黑白作品粗犷、动荡、充满年轻人富有的激情与不安。

他打破规则,用他的黑白经验去刻意营造一套拥有极高反差和颗粒感的黑白纪实作品。甚至在夜间拍摄时留下的噪点也被其融入到作品中,成为了粗颗粒黑白斑点中的重要构成。

帕里经常通过倾斜的视角带来画面的不稳定感,并且善于利用街道、玻璃等环境因素扩大景深并制造多重透视视角。这使得他的作品更加贴合纽约这座城市给人们得印象:充满了人、车、建筑、噪音,人们忙碌并且不安。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如果帕里的作品是彩色的,也许你很容易晕眩于其中而找不到要点,但他操纵黑色与白色之间强烈而简单的反差对比,以造就了其作品直白的冲击力。帕里对黑白的推崇近乎极端,他甚至不允许作品中保留灰色调的中间色,一切非黑即白。这使观者仿佛正置身于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只由黑色与白色组成,倾斜、不安,黑色与白色交织出的强烈矛盾将你卷入其景深之中,吞噬你的自我意识。而在帕里的其他作品中,无论是拍摄拳赛、滑稽舞者、伊斯坦布尔的街头摄影,纽约时装秀的后台,帕里的黑白摄影作品总是呈现出高对比度、粗颗粒以及暗色调。然而这其中的黑白运用都没有《不朽之地》
这套作品般尖锐,这其中的高度反差,几乎让他的照片看起来像木炭画。

也许正是作为外国人的客观立场,以及在此生活九年的经验,使他在这套街头作品中敢于进行一场赌徒式的黑白博弈,它以一种失去平衡的方式获得了黑白作品中令人意想不到的强大冲击力,借以去模拟一个失去平衡的世界,并直观地突出黑白在其中的精神——用高度的黑白反差,去突出这座城市的精髓。

帕里相信正是人们的不断穿梭为纽约这座城市带来了不会腐朽的动力,他为这套黑白作品取名为“不朽之地”,既是形容纽约,也是形容在不断革新中的黑白摄影。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PARI DUKOVIC 沙哑的不朽之地

摄影师访谈:

《摄影之友》:怎么想到用“ 不朽”这个词?

Pari Dukovic:纽约挤满了人,车,建筑,街道,桥梁,噪音,并已过多。我每天晚上,记录拍摄城市的地铁和街道,希望能捕捉其心理。我想用自己去方式描绘城市,当我带着相机走在街上捕捉某一时刻,我看到了那一瞬间的不朽。

《摄影之友》:你的摄影角度经常呈现倾斜或多重透视,你想借此表达什么?

Pari Dukovic:我喜欢创造不同框架的景深使你了解在摄影的瞬间你在哪,你在做什么。我投入感知与情绪在每个摄影的瞬间,而有时你并不需要弄清楚什么是真正发生在照片中的,你更关注你在照片影响下的感受。

《摄影之友》:相比之下,你拍摄的竖图似乎则不那么躁动?

Pari Dukovic:这是一个有趣的的观察!我自己从来没有发现它!我在拍摄时横竖幅都会用到,但并无刻意。但你的观察似乎是对的,也许是无意识的行为吧。因为横幅的照片更适合拍摄比较大的场
景。

《摄影之友》:你的摄影作品都是用胶片拍摄吗?

Pari Dukovic:我只用胶片拍摄。我相信这样的摄影方式本身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你无法立即获知你的相机捕捉到了什么,这推动你继续拍摄。我像信徒般推崇精细。这几乎就是每天都要尊崇的仪式。

《摄影之友》:你何如取决黑白以及彩色的运用?

Pari Dukovic:我认为选择彩色和黑白之间,是一种审美选择,两者都有自己的美丽。如果你把相同的图片,进行黑白和彩色的对比,你一定会得到截然不同的效果。黑白颜色对我来说是很自然的,几乎像从小说话一样自然。我对黑白的迷恋也与我故乡的气质有关,而非凭空决定我的一时喜好。

《摄影之友》:你在未来还会进行新的黑白实验吗?

Pari Dukovic:对我来说,摄影是蕴藏于正在进行中的生活的,它是一种激情,这导致我经常作出一些新的尝试,于是许多新的视觉被碰撞和发现出。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去哪里。但我知道我多么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感受这个视觉之旅——它像一种追寻,而你绝对不想知道一定会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