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觉
  3. 黑白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在已经80出头的杰尔波特·嘉辛(Gilbert Garcin,1930—  )的照片中,一位被称之为“日常先生”的人物看上去很平凡,身穿一件毫无特点的棕褐色的外套,然而照片的隐喻却是不同寻常,如同他不凡生涯背后隐藏的故事。这位日常先生的出场,显然就是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普遍质询。其实这位日常先生就是他本人,作为一位演员具体化的登场,始终带有一种荒诞感或者纠结状态,包括画面中出现的迷宫,同心轴,沙漠或者与巨石之争,就像是一个现代版的西西弗斯。嘉辛在让我们进入隐居或独处的状态中,思考一些哲学问题。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在退休之前,嘉辛在马赛拥有一家制造灯具的公司。那时候他对摄影并无多少兴趣,只是拍摄一些无关紧要的照片,比如在日常生活中的假日,或者一些特殊的场合,作为留念而已。在65岁那一年,他放弃了自己的商业,开始拍摄一些类似静物的照片,并且在他所居住的法国南部参加当地机构举办的一些比赛。他获得过一等奖,由此还参加了著名摄影家指导的一周的工作坊,是在一个国际性的节日上。这样一来,嘉辛如同20岁热情的年轻人一样,一头扎入了摄影。十年后,他出版了四本画册,作品在法国和海外十多个展览中展出,许多照片被私人和公众收藏。

生活中的嘉辛是一个沉静和蔼的人,谈到他的生活转向时经常大笑,看上去并不像他的作品那样严肃。在一次访谈中,他谈了自己创作的一些想法——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问:在参加了摄影工作坊之后,你的作品风格有了明显的转变,是什么样的体验带给了你?

答:那一次工作坊大大开拓了我的视野。我似乎突然间明白了摄影作为一种表达媒介非常适合我。指导教师让我确信,根据我的个人气质,应该将摄影作为想象的空间而非真实的写照。于是我掌握了摄影的蒙太奇技巧,并且可以利用一切可能的素材完成精彩的画面。于是我开始了一系列的实践,并且将作品寄给法国和海外的一些摄影节、画廊和博物馆。

问:你得到了什么样的回复?

答:他们主要持否定意见,而且大部分都没有回复。然而我依旧坚持。因为我不是18岁,或者还可以放弃。因为已经65岁了,必须坚持下去。

问:于是你继续到处投稿?

答:是的,我渐渐得到一些肯定意见。出人意外的是,一时间我的作品同时参加了五六个展览,非常鼓舞人心。其中在葡萄牙的一个摄影节上,他们还将我的作品放在展览目录的封面。在这次摄影节上,组织者还告诉我,葡萄牙布拉加的一家博物馆想要购买我展出的36幅作品。那是在1998年,几个月后,我的20幅作品又在巴黎摄影节上出售。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问:是什么驱使你从事摄影的?

答: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有很多问题和困惑,逐渐积累在一起。我发现摄影真的很适合分享这些问题,提供给大家思考。这就是我拍摄照片最重要的理由。我并不想去证明什么。我个人的动机就是个人的情感需求,或者说我们共同的情感空间,有不同的变化,可以和我们身边的世界构成交流。那些购买我照片的人,也是基于这样的情感认同。这也是我从一开始就选择“日常先生”作为原型的理由所在。

问:你是如何工作的?

答:我在一间很小的工作室里组合自己的画面,当然先是自拍。当我在室外摆布拍摄时,邻居们都会笑我。我在自拍时使用的是35mm的罗莱相机,然后在工作室里利用海边的沙子模拟沙滩等景观,接下来将照片中的人物剪下来,竖立在人造的景观中,一次拍摄而成。一切都是虚拟的,看上去有点幼稚,而人们以为我都是使用一些专业的手段,其实不是。一切都很简单,或者说很不“严肃”。

问:这样的技术能够提供什么有的便利?

答:首先,需要很少的材料。由于不是拼贴,因此看上去画面很真实,包括立体的投影等等,布光也很容易。我一周工作五天半,有时候更多,这样一周可以完成大约四幅作品。有时候我也会停下来思考,甚至放弃一些既有的想法。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问:这几年你的风格是否在变化中?

答:我想没有,只是现在我所犯的技术错误比以往更少而已。我只是相信一个系列的作品必须具有连贯性,所以我始终穿着同样的外套。所以我的那张脸始终使用10年前的照片,然后黏贴在新的位置上。我不让自己老化,只是将照片上自己的脑袋切割下来的时候必须小心。我想只要我能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就能够年复一年创造新的东西。

问:这是一个可以循环的主题,是一个时间的观念,由你来控制。你是如何描述自己和时间的关系?

答:和所有人一样,面对时间是极度痛苦的。时光在你的指尖流逝。我开始摄影的时候已经65岁了。有时候我的朋友和家人认为我过于匆忙。但是我没有选择,我不可能还有50年的时间!因此我不能说“这是事物存在的方式”,而是说“这是我感觉它们存在的方式”。这样的感觉不一定都有趣,但至少不是消极的。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问:你的作品都有标题,这些标题都很重要吗?

答:一开始我是很反对标题的观念,我希望尽可能具有开放的性质,让人们对每一幅作品都有多样化的诠释的可能。标题毕竟会引导观众,会在一个框架中束缚想象力,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我的作品只有编号的理由所在。但是人们非常强烈地要求我将编号变成标题。原因就是更容易识别,我只能说OK了。

问:你的照片中有一种潜在的幽默成分……

答:恰恰相反,不是潜在的。我就是想将幽默放在表面。我需要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傲的、卖弄学问的、或者过分严肃的。重要的就是将幽默作为第一个层面让人们进入主题。幽默对于我来说并非终点,但却是天赐良机。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问:有批评家认为你的作品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意味,你同意吗?

答:我的照片经常会呈现一种荒谬的观念,这也许就是超现实主义的特征之一,也是唯一可以将这些作品归入超现实主义的理由。我喜欢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马格利特,但是并不认可达利。精确地说,我更接近于杜阿尼耶·卢梭,而非超现实主义。

问:你继续会以自我肖像的方式完成以后的系列吗?

答:是的,尽管这不是所谓的自传体拍摄。幸好你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问这样的问题:“这是否有点孤芳自赏的意味?”其实有许多艺术家都将自己放入作品中,他们所揭示的自身的秘密远远多于我。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网上有文章这样说:Gilbert Garcin的作品让你觉得总有一个绝对的世界存在,而人只是世界中最渺小的物体,时常被控制,被迫接受将要发生的事。Gilbert就是这样的摄影师,他自恋,并把自恋当作是作品的表现手段之一。他是一个退休后才开始摄影生涯的人,年过六旬终得荣誉勋章,作品才为众人知。愿意看他的作品,某些程度上是因为他有点像伯格曼电影下的人物,你能读到的是一个自省的老人仍然不倦的表达对世界的看法,即使是抽象的。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

嘉辛:日常先生的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