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视觉
  3. 黑白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借助遗弃居所的场景和对于建筑的独特理解,SvenFennema重塑旧日时光,并为我们重新诠释了破旧之美。像一场华美的歌剧刚刚谢幕,废墟在他的镜头里散发着迷人的风彩,并摄人心魄般地驻留在我们心中。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box_left]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Sven Fennema

1981年9月出生于德国莱茵河畔的一个小城市Xanten,专业为网络系统管理,2004年,兴趣迅速转移到摄影,并以此为业,2010年初,成立个人工作室及
网站:Living Pictures。
[/box_left]

博尔赫斯在《环形废墟》里写了这样一则故事,在环形废墟里的魔法师,一个做梦者,他艰辛地梦出一个儿子,并将儿子送往河下游的环形废墟里。在听到有人议论那个废墟里的魔法师的故事,他开始担心儿子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梦的投影时会沮丧和困惑,试图通过做梦来解救儿子,他迎来了自己的死亡。

在看到Sven Fennema的作品时,不知道为何想起博尔赫斯的故事,仿佛每一幅作品背后都隐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回响。长久以来,废墟掩埋在各式各样阴郁的字眼,它们冰冷沉默,无声无息驻足在旧时光的原地,属于它们的故事成为永恒的秘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认真倾听,只是粗鲁肤浅地把它们当做书页翻过。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所谓观看便是张开眼睛,接受眼前的事物即可,而现代诗人波德莱尔却写下一句思考:“很少有人天生具有观看的能力。” Sven Fennema的每一幅作品都强调地提出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决定了摄影师要从这个角度,在这个时刻,在这个确定的方向按下快门,没有一个时候,快门是偶然地按下的。

Sven Fennema对建筑空间有着非常独到的理解,几何线条的反复出现,左右对称的构图,他搜寻每一个角落可能存在的故事性。华丽的色彩散发浓郁哥特气质,像是儿时的枕边故事,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复述,每一次文本都增添当事人的意识理解,大胆用色和恰到好处的光线,最终成为Fennema想要诉说的蓝本。

时间长河中的忧伤碎片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Sven Fennema走访各地,试图在镜头后捕捉它们的存在,抽离魔幻王国般的色彩外衣,借助遗弃居所的场景,打开通往梦境现实的路径。或者可以说,Sven Fennema发现了撬开时间缺口的秘密,那些早已脱离生活现在时的旧址,变成一种真实的虚构,在看似逼近真相的空隙里,他觅得一些空白,并在此杜撰所有的故事,使得他成为距离自己最远,从另一个角度讲,也离自己最近。这也是为什么SvenFennema镜头中的破旧房屋散发出巨大魔力,每一个境遇,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里,都是独一无二的,他创造一种Fennema式重塑旧时光的编码,更像挖掘深层记忆的过程,每栋旧宅在每次重写时间的进程中张口讲述,那些被遗忘的生活片段再次鲜活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很像普鲁斯特在《追忆逝水年华》里提及的一个片段:因为非常微小的某种东西,比如一块玛德莱娜点心,两个不同的地点突然彼此渗透,在现在与过去之间同时存在。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最好坐在后排。二战时期的兵营,2010年摄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陈列室。法国森林里的疗养所,2011年摄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牧师的座椅。废弃的公寓。2009年摄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稳固腐蚀。废弃的医院,比利时,2010年摄

Sven Fennema:伤痕时间

缓慢倒塌。修饰的工作坊,比利时,2010年

摄影师访谈

《摄影之友》:您拍摄的对象都是那些破旧、无人的建筑,虽然你让它们看上去很华美,但总觉得有些凄清,为什么总喜欢拍摄那样的建筑?

Sven Fennema:首先我喜欢老建筑,特别是几个世纪前的老建筑,像意大利的哥特式建筑,在那个久远的年代,建筑师和画家就已经努力创造出让那些建筑独具特色的东西,远远超出今天那些令人厌烦的建筑。它们被遗忘和腐蚀的时候正是我凝固它们美丽动人的时刻。这些建筑都拥有丰富的历史内涵,这使得它们更具特色,就像一面老城墙饱含沧桑的故事,经久而耐人寻味。我喜欢那些灰泥、还有那些细节。对于我来说,它们本身就是一幅很好的艺术品。

《摄影之友》:您作品中那些破败的建筑、华丽的色彩、炫目的灯光,总是引领我们进入一个梦幻之城,您是如何把这些元素杂糅在一起,并创造出如此美妙的画面?

Sven Fennema: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有充分的时间。我总是说,宁愿花多点时间拍一幅好照片,也不愿意快速拍出十幅糟糕的照片。在拍摄之前我会花一些时间在那个地方走一走,考虑场地、气氛、也可能是构图。拍摄之前,一些照片已经在我脑子里形成了,而拍摄最终促使它们完成,也许我等待的只是合适的光线。由于光线的原因,我通常借助电脑后期完成我的创作。拍3-5张曝光不等的照片,进行合成。这是唯一能达到和我的意念一致的方式。不同的颜色会有不同的曝光值,我强调了某些色彩,以便给人更特别的感觉。所以Photoshop对我很有帮助,但是它毕竟只是一个完成我内心想法的工具。

《摄影之友》:您的照片虽然只是色彩、空间,破败的物件在场,但看过之后,却像是诉说一个曾经华美的故事。您想说什么?

Sven Fennema:这是它们制造的,当然也有我自己的故事,以至于我可以引领那个氛围。那会是一个故事,一个主题或者一个观念。有时候它是很亲切的,有时候它很富有感染力。但我希望观众能从中领会到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