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廊
  3. 人文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图|Carlo Bevilacqua

摄影师Carlo Bevilacqua用五年的时间拍摄了一组名为《走进宁静》的作品,在这组作品中,他所拍摄的都是远离社会和自我禁闭的隐士,虽然花了五年来拍摄这个项目,但Carlo Bevilacqua坦言这个经历并没有使他产生成为隐士的冲动。然而,却使他学会了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选择与物质需求。

生活中或许并不需要很多的物质,生命也不等同于物质,在他拍摄的这些人中,有部分人士出于宗教原因,而有些则是纯粹的精神追求,还有些只是单纯的不想与他人交往,不想呆在现代社会,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过着简单的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拍摄这个项目时,许多隐士会刻意的躲起来,并不愿意被拍摄。Carlo Bevilacqua会花上几天或者几周和这些被拍摄对象吃住在一起,这段经历让Carlo Bevilacqua有了很深的感受,有时候隐士们就是想一个人待着,聆听自己的灵魂。同时,这些隐士和摄影师之间也存在着某种联系,虽然摄影师们会满世界行走,但常常是孤身一人,无论在哪里,摄影师大都会置身于世界之外,他们在观察,同时也把自己和世界割裂开来。

与隐士们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Carlo Bevilacqua认为,不断增长的物欲、电子游戏的虚拟世界以及社交媒体,将人类带离纯粹简单和反思的生活。而这组作品就像是一面镜子,就像Carlo Bevilacqua自己说的“多年来,为了买房,我从早忙到晚,然而,隐士们却一无所有。”他说。“或许他们是对的,而我没有选择同样的道路。即便你不是隐士,你也应该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方式。”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神父Cosmas先前是意大利卡拉布里亚地区一个希腊东正教修道院院长,后来搬到希腊阿索斯山过隐居生活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Vivianna原来是一位时装模特。正当准备结婚时,她发现了宗教的指引,并成为博罗尼亚附近山上的一名隐士。她目前在运营一个项目,以帮助想成为隐士的人找到合适的居住地。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Claudio原来是一名摇滚个事,后来成为了印度教克利须那派教徒,着这成为卡马尔多利修道院的修道士。现在,他住在意大利Minuccianoe的一间偏僻修道院。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Sue曾是一名警察,由于对政治和社会的幻想破灭,她退休来到英格兰约克郡谷地,过起了隐居生活。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格鲁吉亚Katskhi石柱上的修道院有1200多年的历史,一旦重修完毕,神父Maxime将会在这里隐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神父 Sergio 的父亲是印刷商和装订商,目前住在意大利图灵。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吾为影者,亦为隐者

via Fot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