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廊
  3. 人文

弗孔的“爱之屋”

摄影/贝尔纳-弗孔 文/叶明文

法国摄影家贝尔纳-弗孔(Bernard Faucon)1950年出生于普罗旺斯,从1976年开始他别具一格的摄影方式――执导摄影。缘起于他1975年回收废旧人体模特,经过修整和再创造后高价售给巴黎大型零售店,继而迷恋上人形玩偶,从此便用工具构筑安排一幕幕戏剧化场景,成为他始终不变的摄影方式。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打那以后,通过精心布置场景、演员、道具,最后用相机固定这些梦幻般的画面,这样的拍摄方式一直延续到他放下摄影。总共完成7个系列,被誉为“执导摄影”的代表人物。1995年,他停止了这一切,转而开始写作,像是完成了一个循环,回到自己最初喜欢的哲学、诗歌、写作里。

正如他自己说的:我是一位诗人,碰巧曾是摄影师。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这位碰巧曾是摄影师的诗人,留下的篇章都是精心设计的虚构景象。但对于他本人来说,恰恰是真实的记忆,是曾经经历过或内心希求过的一种真实。别指望从他的作品看到现实中捕捉的瞬间,这里看到的爱之屋也不例外,同样是执导的结果。

某种程度来讲,摄影本身是时间和空间的切片。尽管采用捕捉方式的摄影师也只能捕捉局部真实或主观真实的景象,又有多少是纯正的真实映照?当代摄影更加模糊了所谓真实的说道,特别注重作品的观点或意义。而今,类似弗孔的执导摄影(观念摄影)所传递的主观真实再创造已经司空见惯了。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在1981年之后,拍了第一张《爱之屋》的那一刻,就清晰地知道所要抓住的线索。他去风景如画的地方随意兜圈子,创造上千个《爱之屋》那样的房间。浪漫的遁世、缺席的享乐、纯洁的淫荡。。。。。。都是对童年无性别意识的那段美好时光的怀念。

这些虚构调制的场景,源自内心深藏的爱和抹不去的记忆。记忆属于摄影与生俱来的功能:影像就是帮助自我复原,甚至留住逝去的光景,以及那些记忆中存在的向往。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现实中多数时间会被世俗和无尽的事务所包围,一个人的美好时光都隐藏在记忆中,尤其是童年,烂漫无忧,是最初的感动:一花一木,点点滴滴都留存在记忆情结里。正如弗孔的爱之屋所描绘的:窗户那头涌进的一束暖光;犹如繁星的花朵;墙头残留的刻画;珍爱的一件衣衫;懵懂的恋情;一次欢乐聚餐的味道。。。都会在梦境中反复出现。

他永远是个大孩子,保持一颗童真的心,他的美好都来自儿时。弗孔用执导场景来洞察自己的内心记忆,亦是普世的样态。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摄影,从小众的情结出发,体现的则是大众感受!

爱之屋系列,在不大的空间里,透过三维视觉的营造,执导出的爱意温馨、浪漫梦幻,恰似你就在这间屋子的现场。真切感受弗孔对旧时的眷恋,那些和人一起共存的万物是如此的亲近。所有的细节元素都充满了情感,不在是冷冰冰的外物。重要的是,阅读这些照片,我们已经忘记那是一个执导的场景。
弗孔的“爱之屋”

弗孔的“爱之屋”

via 现代摄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