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廊
  3. 时尚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Thom Browne 对灰色的理解就是他个人设计的全部,由这一种色彩出发,衍生出的神秘、怪诞、情趣构成为其时装的骨架。线条、冲突、拆分、重组附身于其之上,成为血肉。

Thom Browne 的秀场总是巴黎最令人期待的,比如这一次,他就把秀场变成了儿童花园、风车、气球、盛放的花朵。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每个座位上摆着彩色棒棒糖、太阳镜和一张卡片,上面写着“…please see the worldthrough my eyes…please…”。他要回顾一下曾经的过往,让世人用他的观点看待世界、看待时装、看待比例、看待面料、看待工艺。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还记得 2013 春夏的伊甸园系列吗?这仿佛就是那一次的孩童时代版本。还是那些你熟知且熟悉的 Thom Browne 式元素:鲸鱼、帆船、龙虾、螃蟹、船锚。还是你认知的面料,泡泡纱、格纹棉,多了貂绒(没错,在他看来,貂绒是可以冲破季节障碍的质感之选)。可它们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套。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这就是 Thom Browne 的天才之处,他总是能在任何熟悉的元素中创造出全新的东西。而这一次,他再次回到了 17 年前创造 Thom Browne 式西装的开始,在他的西装家族中,又添加了一种全新的比例。嗯,它们看起来是膨胀的。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超大廓形的,超高防水台的皮鞋与 Thom Browne 式经典廓形的,普通水台的皮鞋, 1-30 套与 31-59 套遥相呼应,怪诞少年们带着草帽,涂着彩色下巴(这是 Thom Browne 对童年肆无忌惮涂鸦的最好表现),穿得五颜六色,伴随着 David Bowie 的《 There is a happy land 》背景音乐,在这个奇趣净土中上演着足料戏码。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但这些真的能够穿出去吗?它们又真的属于生活吗?显然,在谢幕时的 CP 组合很好的说明了这些华服的绝对实穿性,这和邀请函上的语句一致,你需要通过 Thom Browne 的视野来看待世界,时装与生活亦如此。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熟悉 Thom Browne 的人都喜欢称他为灰色王子。无论秀场上的造型,还是每一次出来谢幕时的他,总是要跟灰色挂上钩。“灰色,是个永恒的色彩,它一点都不时尚,但却可以一直使用。” Thom Browne 对灰色的理解就是他个人设计的全部,由这一种色彩出发,衍生出的神秘、怪诞、情趣构成为其时装的骨架。线条、冲突、拆分、重组附身于其之上,成为血肉。他自己的幽默、理智扮演灵魂。那就是属于 Thom Browne 的,格局鲜明、棱角清晰的时装维度。

Little West 12th Street , 17 年前, Thom Browne 在这里开启他的传奇。那是位于纽约北部的一个小乡村,四方天地,周围的邻居几乎和时装没有任何交集。搬到这里之前,他曾在纽约短暂停留,而后只身前往洛杉矶追逐他要的演员梦。但那个梦破灭了,他穷困潦倒到只能去 Vintage 店买西装穿,那时的洛杉矶几乎没人穿西装,所以,西装如同廉价处理商品一样以仓库堆积的方式陈列在店内。

他买下了一套最便宜的制服自己改成了奇怪的比例,他穿着它照着镜子,一个全新的想法由此而生,那就是第一件 Thom Browne 西装的雏形。随后, Browne 变卖了所有家当再次回到纽约,他在 Giorgio Armani 当起了销售,后来又成为了 Ralph Lauren 的学徒。

这些经历让他越来越坚信洛杉矶时期的那套改良西装,是能够登上台面的“作品”,他再次辞掉了工作,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座“设计之家”。(位于 Little West 12th Street 的小小工作室)相比之下,眼前的这座位于三里屯太古里北区中国首家旗舰店显得那么高大,奢华,店员们穿着整齐的灰色制服,店里摆着他那些卖座的制服套装和运动套装,价值几十万的秀场系列被摆在了门口最显眼的位置。这是他曾经梦想过的场景,但 2001 年时,他是孤独的。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他并不介意这种孤独,这是他认为且笃定的成功必要条件。“你要确定你在做的事是你爱做的事,比其他任何人都爱, 要真实地保持初心,保持自己原有的想法,因为有很多人会给你很多不同的建议,认为你应该改变,但你要锁定自己的目标。这是一段孤独的旅程,你必须意识到你只能靠自己,就算是再亲近的朋友你也只能依赖自己,你要独自把所有的事都完成。你很容易会看到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认为那就是正确的方式,但我会用完全相反的方式去探索。我从一开始就坚持自我,我从来不做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我从来没有也不希望和别人去比较,因为我没有做过也不想做他们做过的事,我是一个非常固执的爱尔兰人。”他笑着对我说,眼神里透露着足够的自信与骄傲。

Thom Brwone 的孤独在事业早期尤为明显。他预约定制工作室只能定做他设计的比例(就是现如今被全世界认可的 Thom Browne 式比例)。这对于大多数以定制为招牌的裁缝店而言显得有些不合情理。周围的人群嘲笑他,质疑他,最初的两年,他自己挤着地铁拿着样衣往返于长岛和工作室。

直到 2003 年,他终于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个系列,那彻底打破了传统男装的剪裁比例,由 60 年代的经典美式西装为灵感,保留高腰直筒,缩短西装和裤腿,带着学院派制服的风格,身上的每一处重要细节都显得比正常西装短小了很多。

面对如此“极端”的设计,大多数人并不买账,他只有一位忠实热爱 Thom Browne 式“奇装异服”的客户,就是他自己。“并非所有人都能欣赏你的才华和设计,但只要有欣赏你的人就可以了,即使你在一开始是孤独的。就连我的裁缝 Rocco (一位二战后搬到纽约,阅历丰富的老先生)也并不理解这样做的用意,但他却能看到我的想法与思绪。所以事情就变得顺畅很多。”

2003 年之后,他又用了 6 年时间积累、改变,由 Pitti Uomo 上的制服仪式过度, 2010 年春夏系列,他的巴黎首秀如约而至。

巴黎,对设计师而言是海纳百川的,就像曾经的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安特卫普六君子。这里能成就一切拥有才华的设计师。 Thom Browne 再次印证了这件事:宇航员与美国梦,属于美国的硬帆布、泡泡纱以及海洋动物提花。诸如此类的细节囊括了他对美式西装的全部理解。那缩水式的制服设计、红白蓝的丝带以及夸张古怪的造型成为了驱动这股新浪潮的引擎。

“巴黎对我来说是个可以做真正设计的地方, 他们理解我做事的途径,一开始就感觉对了,他们从来不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他们一直很享受我在做的事,我很欣赏这点。” 6 年后,他的女装也如愿成为了巴黎时装周的座上宾。《小美人鱼》主题曲为背景音乐,全部以薄纱制作的高定般精致的时装以及结尾象征自由的独角兽似乎再次点明主题,他的美国梦还在继续。

Thom Browne:我就膨胀,怎么了?

这一切的进程和发展都在 Thom Browne 的版图规划之内,在何时应当坚持什么、放弃什么、改变什么,他的思路始终清晰透彻。和大多数美国设计师不同的是,他从未希望跟随潮流和改变时尚,他始终在做的,就是他此前在洛杉矶复古店里梦想的事情:做永恒的时装,在时间的长河中摧枯拉朽。 2016 秋冬系列的 13 绅士不正是他理想的现实化表现吗?崭新的,略带瑕疵的和做旧破坏的,一件能够在时光中穿梭自如的时装,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呢?

而现实是,大众对他的认知还停留在标志性的红白蓝丝带和四道杠图标。或许那些原本不刻意的设计细节真的成为了点金石,又或许那并非 Thom Browne 期望的结果。但显然,在市场导向和社交媒体趋向的当下, Thom Browne 这个名字成为了彻彻底底地大数据。面对整个社交网络世界,整个大环境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不属于 Thom Browne 成长年代的崭新事物,他却在一步步地欣然接受。

“我和很多人都讨论过这个话题,我的想法,我最原始的设计,怎么能融入到这个世界中且确保人们会有机会去消费这些东西,这是个挺大的难题。消费者们总是去买那些简单的款式,这让我必须去考虑整个世界,那些运动服也是我热爱的美式风格。而这些款式的背后也都贯穿着我最初概念性的艺术理念。有时候我也不是那么固执的,我喜欢人们自由搭配这些衣服,他们不需要随从原有的穿衣方式,也不必按照特定的方式来穿着,我的确拥有一套自己的穿衣理论,但那是我的,或者我建议的,并非适合所有人。就像我一开始做我品牌的时候,很多老派人士说我太不负责任了,因为我在破坏那些剪裁的原则,可结果却是,破坏了这些规则,才能发现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