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色彩 相关的文章

  • 马良摄影——奴隶和主人

    我是我的镜头的奴隶    却也是我的寓言的主人 那个面具就是我的脸,也可以说我正在拍摄我自己. 我试图在控制的更多,甚至掠夺了被摄影者的面容.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我的镜头的奴隶,有…

    2015年4月27日 93